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八年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墨听着那苍老的声音说出的话语,却是心神如掀起惊天骇浪,这种隐秘之事,世间知晓者极为罕见,他更是从未想到过,这天地,竟然有如此关联!



    “杀气,是什么!”王墨心神震动,迅速问道。

    “此人这些年来对我定然是观察了很久,知晓我一切事情,更是知道我对叶月等人的愧疚,他抓着这点,当年的蚩尤也曾说过同样的话...”



    “但眼下我若要离开这里,却是必须要与此人应承一番,此人倒也并非对我有歹意,而是古板至极,从那白发少年叛他,此人仍然迂腐的因之前三次不灭之言,错失了杀叛的机会,从而遗留到了现在!”



    “你能给我什么!”王墨沉默片刻,缓缓说道。


    他话语刚落,那巨树通体一震,却是立刻从其内散发出一股惊天动地的威压,这威压化作风暴,轰然间就直奔王墨而来,瞬息就将王墨全部笼罩,猛地一吸,直接卷着王墨回到了巨树内部。



    “我参悟杀气多年,其内蕴含了太多的隐秘,我也无法看出全部,但却能从这杀气内,化作烙印留在你魂魄内,虽说无法让你一步登天,但却可让你从其内衍变天地感悟,能有多少造化,就看你自身了!”那苍老的声音回荡,震动天地,渐渐消散。

    现在的她,每天休息的时间,只有不足两个时辰,在这两个时辰中,她全心打坐,争取恢复一些生机,继续涂抹石像。



    她憔悴的样子,好似败落的花絮,却是让一切看到者,为之心酸。



    山谷内王墨的石像,在这六年中从沧桑的老者,已然化作了青年,几乎与他没有成为石像前,无任何区别,每一次赵紅夏默默的望着石像,都好似看到了王墨站在自己面前。



    “你答应过我,要送我的...”赵紅夏轻声喃喃,似自语,又似说给那成为了石像的王墨。



    与王墨相识的一幕幕,在这六年中,总是会浮现赵紅夏的脑中,越加的深刻起来,只是她有时候也会问自己,这一切,为什么会成为了现在的样子。



    她想不明白,只是王墨的身影,却是在心中越来越深了...



    赵紅夏咬着下唇,已经没有了眼泪的她,掀开十根手指上的血珈,再一次为王墨化作的石像,以血抹身。



    时间又一次在不知不觉中缓缓流过,转眼,又是一年...



    这一年中,王墨石像吸收血液的速度越来越快,赵紅夏每天只有了半个时辰可以略作休息,其余的时间,全部都要望着石像,在其上血液还没有完全吸收时,便要再次涂抹一遍。



    一遍,一遍...这一年的时间,几乎相当于之前六年的全部,赵紅夏的身子,更为虚弱了...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恢复,只能在这种不断地消耗下,慢慢的消散着生机。



    她储物空间内的丹药,在这七年内,也依然所剩无几,全部都被她服食,化作体内神力,运转生机。



    只是丹药的消耗,却是远远比不上她整日的消散,即便是有再多的丹药,也无用...因为此刻的赵紅夏,没有时间去消化丹药,她每天,只有半个时辰...



    一旦因丹药的原因,使得这长达七年的努力,没有一息的间隔出现了缺口,她的努力将付之东流...



    赵紅夏的脸上,黯淡无光,没有了丝毫的神采,唯独她的双眼,依然还是执着,她不去思考值与不值,只是知晓,自己需要这么做,自己这么做...不后悔...



    在一次涂抹完后,赵紅夏取出储物袋内一粒丹药,迅速的放入口中,抓紧一切时间消化,在半个时辰后,她放弃了继续吸收药力,任由药效散去,勉强换来的一些神力,再次凝聚自身的生机,刺激身体制造出更多的血液,又一次开始了涂抹...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一个女人,带着她的柔韧,带着她的执着,带着她不悔的决心,她熬过了八年...



    她没有叶月穆语萧当年数十年的孤独等待,没有穆语萧当年孤独的寻找,但是她却有同样的执着,即便八年之后,还是八年,直至她生命的终结...



    “你还没有回答我第三个问题,我还没有听到你说出第三个问题...”



    赵紅夏咬着唇,一遍又一遍涂抹下去,直至永恒。



    八年之后,她就连那每天半个时辰的休息,也都没有了,王墨所化石像的吸收已然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几乎一遍抹完,立刻就会被吸收殆尽,赵紅夏没有半点时间犹豫与打坐,便要开始下一次的以鲜血涂抹。



    这样的方式,使得她更加憔悴,没有时间休息与打坐,仅仅凭着其立仙道修为,在透支自己的生命。



    一个女人,可以做到了这一点,如果还要问值与不值,那是一种亵渎...



    她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已经不再去思索任何事情,只是脑海内与王墨相识的一幕幕,却是化作了一股力量,支撑着她,度过了第八年。



    只是,与第八年相比,最为可怕的,是第九年,王墨所化石像吸收血液的速度,达到了恐怖的程度,甚至往往一遍还没有涂抹完整,前方被涂抹过的地方就会立刻消散。



    如此一来,已经超过了赵紅夏的极限,她即便双手全部用上,也无法跟得上消散的速度,在发现这一情况后,赵紅夏脸上露出凄惨,她毫不犹豫的咬破了舌尖,开始使用了其心神的精血!



    精血,是一个仙者极为重要之物,它的多少,可以决定仙者的一切,它不存在于身体四肢之内,而是存在于舌尖,心头之处。



    这里的血液,一滴,便相当于全身了。



    舌尖的精血,在被赵紅夏喷出之后,她盘膝中双手掐诀,便把精血化作血雾,弥漫石像全身,以这种剧烈的消耗,才可以跟得上石像吸收的速度。



    只是每一次喷出精血,她的面色都会惨白几分,整个人看起来,已然瘦的皮包骨一般,往昔的绝伦容颜,似乎也不再了。



    但这一切,在第九年的下半年,却是再次改变,王墨所化石像吸收的速度又一次加快,即便是舌尖的精血,都已然不足!



    赵紅夏身子极为虚弱,她眼中露出绝望,但银牙一咬,却是右手一挥,竟然有一把银色小剑出现在了手中,向着自己心头狠狠的一刺!



    精血所在,还有心头!剧痛钻心,使得赵紅夏身子颤抖,但这一切,却没有让她停止,只是她的身子,更为的虚弱下去。



    以这种无法想象的方法,赵紅夏度过了第九年,迎来了第十年...



    “那声音曾说,这种方法,若能坚持十年,他有苏醒的可能,眼下只剩最后一年...”九年的时间,使得赵紅夏已然判若两人,随着第十年的到来,心头,舌尖精血,已经不足以涂抹石像。



    赵紅夏,选择了仙魄精血...所谓仙魄精血,便是她一生修仙,感悟天地奥义,融入仙魄,成为其修为的根本,把其炼化逼出,化作一团气息,这气息,不是血液,但却比血液,更为贵重,蕴含的生机,是赵紅夏的全部......

    王墨的话语,使得那巨树沉默,许久之后,呢喃之声带着苍老,回荡传出。



    “在恒久以前,星辰没有神与人之分,在这片无边无际磅礴的星辰内,有一处圣地,被称之为神界,神界统领这片星辰,教化万族,原本一切都在循环之内,只是因为一场不明其源的战乱,使得这一切,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剧变!


    “若你没有找到我当年消散的玉佩,我无法帮你,但你找到了玉佩,我就可通过那玉佩,把残存之力施展一些...那奴当年叛我,我给了他三次不灭机会,最后一次已然用完,方才会出手...”



    “你为何要帮我?”王墨压下心中震惊,不动神色,询问道。


    这场剧变,使得神界,分成了无数个星球,所有生灵都被分派到不同的星球...


    “我也不知,是...魔父当年为了使我更强,将此气打入我体内...在这杀气进入的体内的那一刻,我便有一种意识产生,那就是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天神,而是杀神...杀掉一切阻挡我的生灵...”


    王墨猛地抬头,盯着那巨树,整个人沉默下来。

    “我帮你,是因为我也需要你的帮助,倘若...以后有人需要你的帮助,让你做一些不愿意去做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答应他...”



    “你若能做到,那么未来的那个需要你帮助的人,会对你大加赏赐,让你完成一切夙愿,即便是你死去的至亲好友,也可以重生,也可以苏醒!”

    你是第三个进入此地的仙者,你,想要什么...”



    王墨沉默,许久之后望着那巨树,缓缓开口:“那白发少年,是你逼退?”

    “我来自神界,名字已然忘记,降临之后,他们称我为杀界之主,亦或者杀神...你之前,还有两个人进入这里,我不知晓他们的名字,但能进入这里,便是与我有缘,我给了第一个进来者,绝伦的神法,给了我对天地的感悟...


    第二个进入这里之人,我给了他半个法则之体,让他资质惊天!

    时光流转,掀开了岁月之盘,在不知不觉中,春去秋来,日月交替,却是又过去了两年。



    在一处星域内的那蛮荒之地上,赵紅夏陪伴着王墨化作的石像,很快,但又缓慢的走过了六个年轮的流逝。



    六年,对于凡人来说缓慢,但也有眨眼十年之语,可见六年,说多不多,说少,也绝对不少。


    对于仙者而言,六年如弹指,灰飞烟灭,可赵紅夏的这六年,却是整日以鲜血涂抹石像,六年,犹如六百...



    她的容颜尽管还是美丽,但却充满了病态,整个人消瘦了下来,只是她的目光,还是带着坚定,带着执着。

阅读混沌八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双小说网(www.buxia.net)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