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66 帅大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绝对正事,拿些资料!”



    “哦哦,早去早回,路上小心!”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手机丢包里,起来走,大约五分钟后。



    “迪…迪!”几声车鸣声,在我身后响起,紧接着一辆车从我身后开上来。



    安白纶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搭在车窗上,十分轻佻地问道:“妞,搭车么,没车钱,用身祗债!”


    “搭!”双手合十对天空拜了拜,天不亡我:“没钱付,没身祗!”



    安白纶神伤心疼:“你太伤我心了,几年前,还帮我走秀,现在身材发育好了,就舍我而去,心好痛!”

    低头又望了一眼我的手,“你手的造型也有些特别!”



    我把脸一扭,“遇见一只疯狗,至于嘛,你知道疯狗一咬人,不可能只咬一口!”



    安白纶闪过了然,开囗:“这让杨凌轩那死鬼知道,得多心疼啊!”



    “别,可别!”我忙讨好星星望着安白纶:“保密喽,他不在沪城!”



    “原来如此!”安白纶意味深长望了后视镜中远去的名人弯,有种霸气凌然的错觉。



    “对了,你没事来名人弯干嘛?”我没话找话的问道。



    安白纶头微微一偏:“来见一客户,顺便看看朋友!”



    “哟!”我故作惊讶:“你一个三流设计师,还有土豪朋友啊!”



    “烂船3斤铁!谁人没个土豪朋友呢?”安白纶把车拐进车流中,“今天去我家?我家正好有冰块,小脸蛋跟手,最好倒饬一下,不然杨凌轩突然杀回来,看见你这样,能掀了沪城!”



    我嘴一扁:“他有掀了沪城的本事,我早各种贴上去了,别说笑,不好笑!”



    安白纶点点头,“这不是看见气氛尴尬,说点笑话来调解气氛嘛!”



    我呵呵一笑,没接话,收音机里传来播音员的声音:“据古玩界透露,春申拍卖行,此次交易拍卖,是号称,慈禧太后戴过的春色紫罗兰玉镯,市值估价已经到了五千万!”



    我怔怔地听着收音机,忘了周遭一切,五千万,这下林卓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想拿回春色紫罗兰,除非真的找到那50%的股份,不然一切都是做梦。



    五千万,估价,拍到手,至少一亿打底,我哪来这么多钱?



    “怎么?叁叁你对这个春色紫罗兰有兴趣?”安白纶见我盯着收音机,随口问道。



    “啊……哦!慈禧太后戴过的东西,其实我想去看看,但是,你知道我没钱,杨凌轩又不在,也只限于想想!”



    安白纶忽然一笑:“杨凌轩不在,我在啊,正好我那土豪朋友给了一张名帖,我少了一个女伴,有兴趣吗?”



    我十分警惕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就不信,我扒你箱底,你就会这么算了?”



    安白纶耸了耸肩:“我这人一向大度,扒我箱底的又不是你,你也是受害者,我也是受害者,咱俩一个彼此同情才是!走,明晚一起,爷带你去,见识一下慈禧太后带过的春色紫罗兰!”



    本来手肿的就像个粽子,安白纶包扎功夫,更不能让人恭维。



    “将就一下!”安白纶干笑,“拿笔做裁缝的手,只能干一针一线细致活,你手太大件,候不住!”



    “贱啊!”我挥舞着双手。



    “让你发现了?”安白纶打开侧卧的门,“睡去吧!”



    “还没天黑吃饭,睡毛!”



    安白纶一愣:“傻啊,早睡对皮肤好,赶紧的,别23搞得跟32似的!”



    谁这样搞了?



    进了房间,倒在不知道多少天没收拾的房间里,捧着手机,手疼,没办法打字,算了,睡觉。



    自使刘玉月都没有打电话给我,说明她要么找到林卓锋,林卓锋不听她说,要么,他们在试探我到底有没有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浮华灯光涌动,春申拍卖行,布置继紫色系。



    看来,春色紫罗兰引起了全沪城的注意。



    我穿着礼服,挽着安白纶的手臂,安白纶哀叹:“裴叁叁,你哪都长的好,就一点不好。”



    我扫过在场所有人,没一个熟念的:“啥不好?”



    “个子!”安白纶垂足顿胸:“你要高那么10公分,175,爷一定把你推向超模的道路上去。”



    我嘴一裂,“多谢你啊,说得国际T台你家开得似的!”



    安白纶夸张道:“心有多大,T台就有多大,只要我想,全宇宙T台都是我的!”



    拿着今日拍卖目录,春色紫罗兰玉镯赫然在第一位。



    安白纶见我目光在目录上,弯腰凑过来:“纯糯种紫罗兰果然不同凡响,瞧瞧这质地,在图片上都这么楚楚动人,等会见到本来面面,绝对倾世绝尘。”



    这比喻,瞧美人呢?



    我翻过目录,其它零零碎碎东西,妈妈的首饰,妈妈收藏的古董,妈妈收藏的画作,林卓锋这个人,无耻的竟把妈妈穿过的名家设计的礼服,也拿出来拍卖了。



    从未如此愤怒的恨一个人,安白纶拉了我一下:“叁啊,你那小眼神,看着想撕人似的!”



    撕人?



    我是想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乍,跟你支一声,我去京都几天,在你卡里留了20000块,没钱取去,别等我回来饿死街头!”



    去京都?


    “叮咚,叮咚!”手机响!



    我拿过手机,一看,杨凌轩,蹲在马路边接通:“乍啦?”


    我有些不相信的问道:“干正事?”


    “嗯,有事挂电话,拜!”


    用烂的手机屏,照了一下脸,肿得像抹了五个手指印的胭脂。

    “8!”



    按掉手机,杨凌轩离开沪城,我没了帮手,事情有些棘手。

    全身疼得不知道该抓哪!一双手肿的不能见人。



    内出血亏大发了,踏出名人弯,沿着公路走,这带都私人别墅还不好叫车。

    0066 帅大叔 (第1/3页)


    “砰!”一声,把门摔得震天响,我不开心,这些人都别想好过。

    这人谁啊?



    被附身,还是精分了?



    “心痛?”我不介绍撒刀子:“你现在心痛能有我扒你箱底时痛?”


    安白纶眼一翻:“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坐进车里,安白纶瞅了我一眼,“你这右脸的粉,打的有点特别!”

阅读我爱太深,终成劫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双小说网(www.buxia.net)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