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九章封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璇玑子时时刻刻在远方留意大战动静,圣符既出,他便对罗不凡传声道,”该你了。”罗不凡闻言脸色潮红,既紧张又兴奋,手中的长庚、太白嗡嗡作响,等不及上场打架。



    璇玑子又对吕乐弦、葛素音使了一个眼色,三人随即消失。

    阿鼻魔君也看出其中端倪,哈哈大笑道,”昺岳,亏你苟延残喘这些年,最终还是要死在我的手上。”



    转头对赤幽獒道,”去把他咬死”赤幽獒后腿一弹,暴风般扑向昺岳魔尊,却始终冲不进光幕,只能在外狂吠。



    昺岳魔尊看着赤幽獒,一脸不屑,转身将手中的长剑交给敖翔,语气严肃道,”岳魂剑借你,你那两把破剑可以扔了,若是你收服不了幽族二魔,别想娶我岳族的亭主。”他讲完这几句话,好似疲累已极,化为一缕黑烟钻进魔典。


    令敖翔惊讶的是,岳魂剑看上去明明是有形无质之物,拿在手上却是再真实不过,触手冰寒,份量比他的都天剑和太一剑沈重许多,透出阴冷恢宏的杀气,与崑仑名剑的阳和之气大相迳庭。



    吞魔童子、阿鼻魔君没料到昺岳魔尊的残魂如此虚弱不堪,见状大笑。

    阿鼻魔君大怒,飞身而上,双手握拳,拳上发出丈许黑色魔光,带起满天风云,与岳魂剑斗在一起,拳拳到肉。



    敖翔初用魔族法宝,觉得它的威力之大前所未见,连师父、师娘的青萍剑和两仪剑亦远远不及。



    半刻钟后,他心里却暗暗叫苦,原来岳魂剑消耗灵气的速度奇快,他体内的灵气彷彿江河决堤,源源不绝被剑吸走,时间一久,灵气几乎消耗殆尽,剑气便弱了下来。



    幽魃七君曾与昺岳魔尊交手多次,对岳魂剑并不陌生,一见敖翔功力不济、剑势迟滞,立马齐声怒吼,趁势反扑。



    敖翔这时体内灵气所剩不多,只好舍弃岳魂剑不用,再度祭出自己的太一剑和都天剑应敌,但威力远逊岳魂剑,显得左支右绌。



    还好云釆薇的”画影”、”腾空”两剑及时来援,接下七君绝大部分的杀着,否则敖翔早已血溅当场。



    吞魔童子此时又现出三首六臂相,六件法宝齐出,婴尸、人心、肠索、骨碗、皮鼓、魔刀徐徐升起。一时之间妖光邪雾瀰漫,魔气高涨,云釆薇和敖翔相形见拙。



    这时吞魔童子身后现出三座旗门,高九丈,其上霞辉映煦、祥云缭绕,照耀得崑仑群峰齐幻异彩,正缓缓朝崑仑宫的方向飞落。



    吞魔童子正打算先捉弄敖翔一番再取他性命,忽查觉身后有异常灵力波动,快速回头看了一眼,心中冷笑,”又是灵旗阵”并不在意。



    他深知崑仑阵法攻心为上,专以幻象迷惑心智,先前自己已破了无上天罡大阵,再次破阵并不困难,眼见三座旗门飞来,亦不去理它,结果过度自信反而中了璇玑子的计策。



    眼看旗门已离吞魔童子不到百尺,阵中无声无息的飘出大有钟和大有剑,本身的青、白色光华亦被遮掩。



    两宝刚露面,瞬间又消失无踪,再出现已在吞魔童子和阿鼻魔君身畔,原来钟、剑上贴满高阶大挪移符和匿踪符,神不知鬼不觉的发出致命一击。



    只见赤幽獒、人面大蛇被大有剑穿体而过,阿鼻魔君惨叫一声,双眼流血,嘶吼”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火焰侏儒、赤身魔女见状高声欢呼,突然放过釆薇女,迅捷如电反身往阿鼻魔君扑去,一个咬住他的手臂,一个咬着他的大腿,吸吮有声。



    阿鼻魔君又惊又怒,他做梦也没想到竟被本命神魔反噬,拼着运起仅剩五成的功力将二魔制住。



    吞魔童子亦心神大震,原来他六大魔宝中的人心、婴尸、皮鼓被大有钟收走。吓的他魂飞魄散,急用翠羽云肩护身,连忙将另外三宝收回。可惜却慢了一步,肠索被埋伏在旗门里的金玄一用紫河魔焰烧成灰烬。



    这时空中响起天龙禅唱,满天花雨、佛光普照,吞魔童子、阿鼻魔君的魔气受到压制,身上冒起白烟、面容扭曲,靠着翠羽云肩的保护寻路奔逃。



    此时他们前有釆薇女、敖翔和罗不凡带着长庚、太白拦路,后有三合旗门与大有钟、大有剑,璇玑子又施展慧剑相助,前后方的出路都被封死。



    于是往空中急升,却见四方魔教护教圣符所化的岳族神山正压在头顶上方,火焰熊熊,布满风云雷电,吓的二人转身往下飞遁。他们万万没想到惨败如斯,正要施展天魔解体大法自断一臂逃回铁城山,冷不防魔典凭空出现,正当去路,哗拉拉打开,眨眼间涨大千百倍,二人避之不及撞个正着,只听”呯”的一声,魔典倏地合上,九罃和莫一涛、朱拱辰、单元飞快的将四方魔教的护教圣符贴在魔典上。璇玑子、一音大师、千月禅师又加上道家和佛家的禁制,彻底将阿鼻魔君和吞魔童子封印,原本还听到魔典中传出嘶喊叫骂之声,不久后悄无声息。



    一代幽族大能为了魔典再度出世,最后竟被封印在魔典之内。

    九罃看出釆薇女败象已现,忙低喝道”出符”。



    莫一涛、朱拱辰、单元同时祭起护教圣符,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上去,四个手掌大小的圣符合而为一,黑红光华潮涌,迅速涨大,形成一片丈许大小的光幕,其上现出一个山岳图案,高与天接,极是雄伟壮丽。其上白云出岫、古木参天,灵兽、灵禽徜徉其间,正是岳族的守护神山。


    饶是云釆薇法力高强,面对两大魔头,自己同时使用飞剑、魔典、岳神盾,难免顾此失彼,逐渐落入下风。



    敖翔在旁边几乎毫无用武之地,仅能自保,几乎帮不上忙。


    那幽魃七君彷彿对光幕颇为忌惮,一时之间攻势慢了下来,只在外围游走。


    只见护教圣符光幕上的那座大山放出层层青光,愈来愈亮,几乎只见光不见山,光中走出一名高大威武的男子,身穿黑色盔甲,头戴金冠,手握八尺黑色长剑,睥睨天下。


    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很快的由震惊转为讪笑,因为他发现昺岳魔尊身上的魔气少的可怜,而且不是生人,只是有形无质的一缕残魂。

    九罃彷彿正在等待这一刻来临,立马带着莫一涛等人跪下,高呼”恭迎魔尊。”



    吞魔童子眼睛睁的老大,以不可置信的口吻道,“昺岳你没死这怎么可能”

    云釆薇的长剑再度出鞘,两道银光一击蛇怪,一击黑鸠,肩上的岳神盾变化成青色的甲冑穿在身上。



    阿鼻魔君看到岳神盾,眼中冒火,吼道,”魔盾本是风族之物,硬被岳族抢了占为己有,昺岳竟敢把它送给人族的贱妇。”他厉啸一声,指挥幽魃七君里的火焰侏儒和赤幽獒夹击。

    第二百七十九章封印


    吞魔童子见幽魃七君的攻势被魔典压制,便出手加入战局,他将鸠杖抛出,化成一只全身如墨的黑鸠,呱呜怪叫,口喷紫焰,振翅与蛇怪分合进击。

    忽然两道青白光华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冲来,直奔阿鼻魔君的火焰侏儒,”砰,砰”两声巨响,火焰侏儒惨嗥一声倒飞而起,肚子上有两个窟窿,洒了满天的黑血。



    阿鼻魔君像被人打了一记闷棍,胸口奇痛,脸色发青半跪在地。本命神魔受到重创,他身为主魔,自然有三分暗伤。



    只见罗不凡英挺的站在敖翔身旁,雄姿飒爽,手握长庚、太白,难掩骄傲之情。


    阿鼻魔君怒到极点,强忍痛楚,全身魔气爆发,幽魃七君全部出动,直奔罗不凡。



    敖翔祭起岳魂剑,一道百尺长的玄色精光横亘身前,剎时风云变色,大地涌起一股肃杀之气,剑气强悍霸道,幽魃七君不敢撄其锋,不断闪避。

阅读九婴魔界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双小说网(www.buxia.net)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