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疾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但与此同时,这却为中间的几十骑鲜卑精锐争取了空间与时间,他们根本没去看两侧,而是在一个披着铁甲的光头武士带领下直冲山坡上的旗帜所在。而且,须臾间就已经距离旗帜下的公孙珣等人不过几十步距离了。



    一轮箭矢射来,两旁的亲卫赶紧举盾,而盾牌后面的公孙珣虽然神色忧虑,却纹丝不动,这让下面的光头面色大喜。

    众人纷纷点头。



    “传令下去,速度解决战斗,不许割首级,不许打扫战场,一旦结束,立即上马整队往弹汗山去!”公孙珣一边说着一边瞥向了身边一个五短身材的军官。“高衡,你是将军的亲卫队长,你带人去约束那些乌桓人!”



    “喏!”这高衡也没有太多言语,直接就纵马下去了。


    看着对方的背影,公孙珣愈发心情不爽利了起来。



    话说,昨日晚上他明明是请夏育把公孙瓒给派来统领援军的……一方面固然是要给公孙瓒一个立功的机会,另一方面他却是真觉得这种生死关头,他那位族兄是靠的住的,无论是血缘关系还是能力,又或者是传说中的气运都是靠的住的。然而,如此公私两便之

    两千军势再度上路,虽然速度已经极快,却依旧还是遭遇到了数次这样的阻击,虽然每次阻击的军势大小不一,但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却也给公孙珣的这只先头部队造成了巨大的困扰。



    什么箭矢、马匹等军资的损失倒也罢了,关键是从第二天开始,伤亡就以一种不受控制的方式迅速增长起来。



    第一日的数次战斗,包括那次遭遇了足足五百余骑的战斗,汉军的伤亡数量都被牢牢控制在了一个安全线以下……这是因为汉军之前一天休息的非常充足,他们有足够的精神和体力去应对,甚至可以不动声色的完成一次次精巧的战术配合。



    但是从第二天开始,这些应对动作就变的吃力了起来,一些看起来并不如何,但却极为致命的小问题开始频繁出现……而在战场之上,任何大小问题都会转化为伤亡再体现出来。



    伤亡最大的自然是外围的乌桓突骑,尽管公孙珣斩了一个敢闹事的乌桓小首领,但却根本没法阻止乌桓突骑的疲惫和失序,第二日的四次遭遇战之后,五六百乌桓突骑,足足损失了一百多……用娄圭的话来说,得亏这些乌桓人都住在长城里面,否则早就逃散或者干脆叛变了。



    其次是那两屯陪隶,陪隶们是汉军中唯一没有普及铁甲的部队,而且还要负责最基本的扎营与埋锅造饭,也是格外辛苦。所以,在一次撤退不及后他们直接遭遇了一次鲜卑人的近身突击,当时就伤亡了数十人,然后还被砍杀了几十人。



    最后,就连最核心最精锐的汉军甲士,也在第二日下午时分的时候遭遇到了一次让公孙珣极为心疼的伤亡……当时刚刚打完一日内的第三场遭遇战,再加上弹汗山都出现在了视野中了,汉军甲士们不免有些松懈,公孙珣也破例让他们暂时卸甲喝水进食,休息一番,再一鼓作气。孰料就在此时,居然有两三百个东部鲜卑的骑兵从后方追来,汉军仓促应战,损失极大。



    总而言之,等到这日晚间,公孙珣率领这只别动队到达弹汗山下的歠仇水畔时,两千战力居然只剩一千四五百的样子……死了三百多,还有两百多伤员是架在马上的,未必就能活下来。



    当然了,歠仇水前的公孙珣已经根本没那个心思去想伤亡的问题了,因为他现在有一个巨大的困惑摆在面前……没错,是困惑,不是挑战!因为这条被檀石槐看中,然后依山傍水建立起王庭的河流对面,怎么看都不像是屯有大军的样子!



    军队肯定有,但绝不是之前想象中的数万王庭精锐!能有四五千就不错了!借着夕阳的微光,是个上过战场的军官都能得出这个结论!



    所以……檀石槐的本部去哪儿了?



    自己又该怎么做?



    “檀石槐乃立庭于弹汗山下歠仇水上,去高柳北三百余里,兵马甚盛。”——《后汉书》.



    ps:还有新书群,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加一下,684558115。

    想想也是,你一箭射过去,扎在人家的铁甲上面,人家一箭射过来,你的胳膊就抬不起来了;你一矛刺过去,只是划破了人家的表皮,人家一矛刺过来,你的伤口就深可见骨;最极端的一种情况,你一刀砍过去,擦出一道子火星,人家一刀砍过来,你脑袋就没了!



    公孙大娘天天宅在辽西跟自己儿子吹牛皮,说什么科技碾压,然而什么才是真正的科技碾压?这些汉军身上的铁甲就是这个年代最出色最有效率的科技碾压!


    不过也不要紧,因为根本不用公孙珣吩咐,山坡两侧的汉军骑兵就已经动了。



    汉骑与乌桓突骑有着显著差异……不仅仅是战法、配备的武器,更重要的一点是,汉军骑卒身上是着甲的。在这个时代,身着铁甲的士卒,无论是骑兵还是步兵,都可以称之为最高级的兵种。


    但是,既然披上了铁甲,就别指望在速度上还能比这些穿着皮袍,而且还自幼在马上活动的鲜卑人占有优势了。于是乎,又是一波自杀式的分兵,肉眼可见,这波鲜卑人几乎是分出一多半人来,直接撞向了汉军骑兵……质量比不上,人数也比不上,纯粹就是用自杀而已。


    然而下一刻,山坡后面忽然闪出数百早已经准备完毕的弓弩手,赫然汉军中正式的材官与那两屯陪隶,前者持努,后者持弓,一轮攒射下去,这几十骑就当场连人带马摔倒在地……无一例外。


    “那就更要快速进军了!”公孙珣正色道。“只有加快速度,才能让这些原本散开的鲜卑人来不及集结阻碍!”

    有人下去割来那个鲜卑头领的首级,公孙珣看都懒得看:“我以前以为鲜卑勇士留光头是为了表示武勇,现在才晓得,是为了防止生虱子。”



    大概还是有些不适应这种大场面,一旁的吕范说话时依旧要捂着鼻子:“文琪,敌军如此疯狂,怕是得了死命令,我们这一日间已经遭遇了两次这种决死式的纠缠……”

    然而忽然间,这四五百鲜卑人中猛地分出了足足一大半兵力,直直的朝着山坡扑了过来……不用想都知道,这一大股鲜卑人中必然是有身份足够的指挥官,这才能让部队作出如此干脆利索的变阵,也才能让那剩余的一小半鲜卑人留在下方拼死阻拦。



    然而,下面的乌桓游骑也根本没有上前阻碍的意思,只是聚拢兵力,收弓换矛,准备一鼓作气吃掉这留下来的弃子而已。

    小坡上,公孙珣立马于一个‘汉’字大旗下,他那绣着‘公孙’二字的挂式将旗也在一旁一名护兵的手中随风摇摆,周围则簇拥着数名文士、军官。


    小坡下,数百步外,四五百鲜卑人的游骑正在死死与差不多相等数量的乌桓游骑缠斗,双方你来我往,不时有中箭落马之人,然后即便当时不死也会成为对方弓箭集射的对象。

    事,却被夏育给否了,反而派出了跟自己兄弟二人有明显矛盾的高衡高玄卿,也不知道是为了制衡一二,还是不放心自己,便干脆派来了一支督战队来。



    说实话,好在这厮到来以后一直老老实实,再加上苦战在即不好生事,不然公孙珣一定找机会砍了这厮,把那五百军士也握在手里!



    “文琪。”看着高衡远去,各级军官也大多在各自部署中,吕范却是趁机再度靠了过来。“这夏育给我们分派这样的任务,怕是用心不良吧?现在还好,等到了歠仇水前,对上鲜卑人的数万王庭精锐,即便是夜中,即便是隔着一条河,真能撑得住吗?太危险了!”


    “没什么良不良的。”公孙珣面色更加难看了起来。“昨日我若是不答应,他当时便能斩了我……谁让他是持节的两千石,我只是个比千石的司马呢?一将功成万骨枯,我们现在就是要去做人家的垫脚石,而且还不能不去拼命。”



    “大丈夫的性命不能操之人手啊!”吕范像是在附和一样随口说了一句什么,就不再多言了。

阅读覆汉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双小说网(www.buxia.net)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