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出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如此军力,鲜卑人便是傻子也不会无视他了。



    “将军。”上谷乌桓的汉化程度恐怕是最深的,而这个领兵的乌桓小首领甚至连汉人的奉承话都会说。“鲜卑人退了,他们一看到我们有这么多突骑兵,根本就没有了战意!我们扑出去从马上射下来了五六个敌军,其中两个是活得,然后就没再往后追!”

    然后,仅仅是片刻后,这个汉化的鲜卑头人就重新追上了竖旗:“公孙少东……事情怕是有些难办了。”



    “讲来,”公孙珣心中也是一凛,却依旧在面色上保持了镇定。



    “两个小卒,都不是居于此地的王庭直属,也不是附近的中部鲜卑,而是东部鲜卑!按照他们的说法,东部鲜卑上个月就接到王庭命令,然后尽力动员了一万余人从大辽河那边前来支援……至于多余的消息,他们就都不晓得了。”


    公孙珣这下子彻底装不住了,直接就勒马停住,开始消化这个讯息!



    话说,檀石槐一代天骄,但终究是个草原上的枭雄,而且鲜卑人本身的文化太落后,所以鲜卑人建制以后,只是用一种最简单粗略的方式来进行内部划分而已……

    “速遣人汇报与将军。”公孙珣强压下某种不安朝吕范吩咐道。“我军直面有东部鲜卑,而按俘虏所言,东部鲜卑援军约有万人,然后杀了那两个俘虏,继续上路……让乌桓骑兵撒的更远一点。”



    “喏!”吕范自然赶紧去指派人手。



    “少君。”等到吕范离开,娄圭忽然捻着自己那根本只有半根指甲长的须髯打马上前,当众说道。“多出这一万军势,怕是局面就会大有不同。”



    “何意?”公孙珣勉力笑道。“一万多自大辽河数千里来援的鲜卑野人,本身就已经疲敝至极,又没什么装备,分散到三路,每路多出三千兵而已……”



    “可要万一没有分散到三路迎敌呢?”娄圭正色提醒道。“若是敌军以这一万军势集中在一路加强实力,然后再用田忌赛马之策呢?如果是这样,我们这一路对面怕是要有敌方王庭精锐外加着这一万援军了,打起来怕是要格外吃力!毕竟,西路田中郎将那里远在云中,距离太远,所以他那一路只能是与西部鲜卑兑子而已,而我们这一路却因为直趋王庭,威胁最大……”



    “你以为我没想到吗?”公孙珣终于没忍住,然后当众发怒打断了对方。“或者你以为夏公那里听到讯息后,会猜不到可能会有这种局势吗?娄子伯,你得明白,我们只是大军的侧翼,一千五百战兵而已,是能够擅自行动还是怎么样?局势如何,得要夏公作出判断并加以决断,咱们在这里说出来,只会乱了军心!”



    娄圭登时讪讪。



    “下次有话给我小点声说!”公孙珣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没有军令前,我部只能继续向前。”



    这次不仅是娄圭,其余军官也齐齐颔首,只是气氛相较之前不免生硬了两三分。



    而果然,距离右翼不过十里左右的中军那里,迅速传来命令——讯息已知,向中军靠拢两到三里,然后小心戒备,继续向前!



    然而,让所有人都感到疑惑的是,当日安营扎寨,次日再度上路,如是两日,大军却只是不停的与东部鲜卑那装备落后的游骑作战,而且是规模越来越大的游骑,俨然对方是下了死力……但,根本就没见到所谓的王庭精锐!



    很显然,对方是想尽量迟滞汉军的速度,并遮蔽汉军的斥候……这当然可以理解,而且这种经典的游击战术确实也起到了很出色的效果。



    但然后呢?仅仅是迟滞的话毫无意义吧?毕竟弹汗山距离塞外不过三百里,而汉军就算是一路被骚扰,也依旧行进了百里有余,你还能迟滞几天?



    而且再说了,这些东部鲜卑兵马的表演确实如公孙珣说的那样,远道而来,疲敝不堪,同时装备极差,在这种骚扰战中几乎完全被得到了汉军军事支援的乌桓突骑给压制,双方的交换比远远大于汉军的期待值。



    所以,根本不用多想,敌方一定还有后手,只是还不清楚……或者说,对于下层军吏而言,只是军队统帅还没做出判断与决断而已。



    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在第三日傍晚扎营后,公孙珣就被紧急召唤到中军参加了军议。



    “西路田晏那小子太远了,就不说了。”夏育并未在帐中会见诸将,而是就在外面席地而坐,同时还在与军士们一起用餐,据说这是他从段熲那里学来的习惯。“不过,中路雁门臧中郎将那里今日已经派人送来军情,说他那边也遭遇到了层层阻截,不过所面对的对手是中部鲜卑……这当然是早就有所预料的。”



    一众军官军吏不由失笑。



    “换言之。”夏育严肃起来道。“我以为局势已经颇为明朗了,原本我们以为三路出塞,是西路对西部鲜卑;中路对中部鲜卑;而我们则直面王庭……现在情况大致相同,不过是我们这一路又多了一万杂兵而已。若我所料不错,那檀石槐必然令三部鲜卑各对上我们三路大军,然后他亲率本部精锐在他的王庭等着我们,那地方背靠弹汗山,前面又有歠仇水,是个以逸待劳的好地方。且不说其他两路,如果我们在层层阻隔之下到了那地方,然后锐气尽失,进攻不利,两侧的东部鲜卑游骑再包抄过来,情况怕是就要大坏了!”



    众人纷纷颔首,这是很多人一开始就能想到的,毕竟自己这一路距离弹汗山最近,威胁最大,所以东部鲜卑的一万援兵应该是全都摆在了自己眼前……也是有进一步加强弹汗山防卫的味道。而如今,臧旻那边传递过来的讯息更是验证了这一点。



    “既然如此,”有军中属吏忍不住建言道。“不如稍微转向西侧,与中路臧中郎将的匈奴军汇合……毕竟,中部鲜卑之前进攻辽西,损兵折将极为严重。”话到这里,此人还看了正在低头吃饼的公孙珣一眼。“所以一旦汇合,两军合力往弹汗山去,无论是东部鲜卑还是中部鲜卑怕都是无能为力……届时那檀石槐要么让两部鲜卑回弹汗山死守,但这样也失去兵力的绝对优势;要么就只能率领王庭精锐扑出来,仓促与我们应战,到时候,以逸待劳的就是我们了。”



    “不必!”夏育摇头道。“与这些异族作战,最重要的一条不是兵力,而是士气……彼辈蛮夷,既无制度,又无荣誉,往往是一开始时聚众而来,自恃悍勇,所以攻势如潮,可一旦久战不下,就会士气崩坏,一泻千里,任我等宰割。昔日,我与太尉段公平定羌乱,几乎每战都能以少胜多,不是没有缘由的。”



    “可是檀石槐此人怕是羌人比不了的。”又有人赶紧说道。“而且在草原上,反而是我军军心浮动。”



    “你太小瞧我们汉军了。”夏育依旧不以为然。“我们汉军制度齐全,自我以下各级部曲,层层叠嶂,只要上面军官不动摇,下面的士卒自然无忧。至于军官,有几个会临阵脱逃的?若成,便封妻荫子,若败,就不怕牵累家小?就好像那代郡的王太守,他仗着名门之后,之前一直与我不对付,可临到打仗前不照样是把代郡郡卒放开了与我?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军务上的事情违逆不得?我汉家制度,自有一番道理。”



    众人或是凛然,或是认可。



    “所以,将军的意思是……?”终于有人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意已决!”夏育放下手里的陶罐,一抹嘴唇道。“仿效逢义之战,全军变阵,轻装提速,直扑弹汗山!”



    众人纷纷变色,却无一人敢言。



    “左翼变后队,韩司马,你与你的左翼转为后军,看管辎重、民夫,缓缓而行!”



    “喏!”



    “公孙司马!”



    “属下在!”来不及思考,公孙珣赶紧放下大饼低头。



    “你是我麾下唯一一位别部司马,朝廷制度所在,此战就不能不再度倚重于你了,希望你不负当初在辽西时以五人临万军的胆气……我意,你的右翼变前队,同时我会再与你五百汉军,全都是我的本部心腹,然后中军还会再调拨足额的马匹与你,你给我扔下辎重,快速直趋弹汗山!后日晚间,我就要你逼到歠仇水前,震慑敌军!届时,你只要隔着河撑过一夜一日,他们便会士气沮丧,而我的中军也就会轻装赶过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话到此处,夏育死死盯着公孙珣喝问道。“军令以下,清楚了吗?”



    “清楚了!”公孙珣只觉得浑身寒毛倒立,当即咬牙起身行礼。“珣必当效死命!”



    “善!”夏育满意的点点头。



    夕阳已下,这位军中主将身后的中军大营门前,那根节杖正在迎着晚风微微晃动。



    “熹平末,汉军分三路出塞邀击鲜卑,檀石槐令三部大人逆战之,三路隔绝,军情恍惚,时太祖在右路夏育军中,烛见万里,窥的虚实,乃于晚日军中用饭时急谒之,自请为前部,不避剑矢,疾趋弹汗山!”——《旧燕书》.



    ps:还有新书群,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加一下,684558115。

    如此军势,确实是这个秩序尚存的时代最强大的一只武装力量!



    所以,没有人有资格轻视这只军队,最起码鲜卑人没有轻视,因为仅仅是出塞二十余里,以别部司马独自领一军,负责大军右翼安全的公孙珣就与前来袭扰的鲜卑人打了个照面!


    而在约定日期当日祭奠了上天以后,大军便即刻出塞,直奔北方的弹汗山而去了!



    其实,正如郭缊所言,这不是一汉当五胡的时代,但最起码是一汉当三胡的时代。乌桓突骑且不提,这么多精锐汉军,都是富有战斗经验的边郡精锐,从青州、司隶武库中调来的铁甲甚至普及到了陪隶中的伍长级别,材官们使用的弓弩弩机都完全是青铜打造……而对面的鲜卑人,却至今都还有人在用骨箭!


    话说,既然是独领一路负责侧翼安全,夏育那边自然会有支援……实际上,此刻的公孙珣除了本部五百人、一百余雁门义从以外,麾下尚有五百余乌桓突骑、三百汉军步卒,累计约有近一千五百的兵力。再加上那负责后勤的两百陪隶与四五百民夫,这一路,基本上已经有两千余人了。


    “这都是首领你的功劳,你放心,这一战每个战功我都会牢牢记下,回去以后一定不会在夏公面前吝啬言语的。”绣着公孙二字的竖旗之下,被一群军官簇拥着的公孙珣自然温言有嘉。


    “是,少东。”莫户袧微微一失神,但还是迅速带着人去了。

    “多谢将军。”乌桓首领自然喜不自胜。



    “莫户袧。”公孙珣复又扭头吩咐道。“你去查勘一下那两个俘虏,看看能不能问出点消息来。”

    就这样,公孙珣刚刚做了几件微不足道的工作,夏日间,趁着南风正盛,汉军就依照之前部署,云集在了高柳塞。



    其余两路暂且不提,夏育这边约有汉军六千,乌桓突骑五千,累计一万多战兵,其中汉军即便是步兵也配了驽马,所以堪称万骑。再加上随军的陪隶、民夫,这一路军势完全称得上是军势浩大,兵甲耀眼,旗帜分明。

    一个月的时间,除了必要的为马匹上膘,打磨兵杖,激励士气外,公孙珣还专门遣人快马去辽西,问自己母亲讨要来了一个秘密武器——莫户袧和他莫户部中的数名勇士。


    当然了,公孙珣肯定不是觉得莫户袧这几个人会有多大战力才这么干的,问题的关键在于,这几个人几乎全都是从鲜卑中部流亡过去的,他们认识弹汗山的路,知道塞外的地理。而夏育那里虽然肯定也有不少这样的人物,但终究不是自己能伸手要的,留着几个预备一二,总是没错的。

    具体怎么划的?很简单,王庭居中,这里有檀石槐的本部和少许所谓由各部落人质组建成的王庭卫队,然后就是按照地理,分成东、中、西三部而已。



    其中,西部鲜卑由于那边羌族和大汉的混战,所以显得最有存在感,进取力度也最大,实力当然也是最强;中部次之,不过此地临近王庭,更受檀石槐信任;东部则是最弱,而且毫无存在感……



    实际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东部鲜卑不仅要面对大汉的玄菟郡、辽东郡,还要面对扶余与高句丽,而这些对手可都不是好惹的!甚至,有时候他们打得激烈了还需要檀石槐去支援一下,平日里连骚扰辽西的‘美差’都不得已让给中部鲜卑。


    故此,对大汉而言,东部鲜卑就显得有些存在感不足……但如今,面对着汉军的压力,他们居然无视了扶余人和高句丽人,然后轻骑来援王庭!



    公孙珣一时失神……首先,汉军此次出塞,是不是漏算了这股力量?其次,汉军是不是小瞧了檀石槐对鲜卑人的号召力?此地距离东部鲜卑活动的大辽水,何止是小两千里的距离,然而他们居然就能随着自家大汗的一声令下,不顾自己老窝的安危直接过来支援!

阅读覆汉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双小说网(www.buxia.net)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