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移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后者前些日子刚刚带着几百个江淮游侠来到了西河……话说,公孙珣这时候才隐约反应过来,为什么韩当和程普这哥俩能与孙坚有交集了,不是这俩人去了南方,而是那只江东的老虎居然来过燕代之地!



    总之吧,抛开这些人的人品、来路什么的不提,现在的情况是,田晏、臧旻、夏育三位宿将兵分三路,董卓以并州刺史的身份在并州压阵,刘虞以幽州刺史的身份在幽州压阵,而且军中还有孙坚、公孙瓒、韩当、程普等等大气运的豪杰……如此阵容,配合着一万多幽并汉军精锐,一万多乌桓、匈奴突骑,后面还有整个大汉做支撑,去打距离边防线只有三百里的一个弹汗山。

    “不瞒府君。”公孙珣正色道。“我部中有三一之数俱取自于五原移民,他们之前所居的地方毗邻我部军营,我部在时自然无忧,可如今我们去了高柳,而匈奴人却要来此……”



    “文琪想要如何?”郭缊微微蹙额问道。



    “郭府君,”公孙珣指了指一旁的平城道。“这些人原本不过千人,我带走了一二百青壮,之前征发徭役时又逃了数百人,如今也不过就是数百妇孺而已……我听说平城那边之前因为逃避徭役也空出了很多房子,不知道能不能让他们分散移居到平城城内,妥善安置呢?”


    “若只有几百妇孺,此事倒也容易。”郭缊叹道。“全都交给我便是。”



    “多谢府君了。”公孙珣诚心一揖。

    “大兄!”



    公孙珣肯定没有蛋疼的去摆什么官谱,实际上,他在见到公孙瓒的第一时间就直接下马迎了上去。“大兄为何在此处?”



    “我可不像文琪你这么年轻就配上官印了。”公孙瓒看了一眼自己族弟身上的黒绶铜印,忍不住连连感慨。“所以思前想后,终于还是去投了夏公,如今乃是夏公军中属吏,刚入幕中两三日而已……他听说你是我族弟,就让我来迎你!”



    公孙珣先是连连点头,然后又赶紧安慰了几句:“大兄也不必在意,千石到两千石,指不定要有多少年的宦海沉浮呢,我不过先行一步,等大兄你有了正途,终究会赶上来的。”



    “希望如此吧!”公孙瓒嘴上如此谦虚,但却掩饰不住自己那一脸的跃跃欲试。“不管如何,这一战我绝不会再错过去了。”



    “大兄必然能立下殊勋!”



    “承文琪的吉言了。”



    言罢,兄弟二人不禁相视大笑。



    话说,这俩人真不是在客套,更不是在暗含嫉恨笑里藏刀。实际上,原本这哥俩在辽西和洛阳的时候还是有这么一点若有若无的竞争意味的(公孙越都能看的出来),但等到真正成了年,离开家乡,以官吏的身份在外地厮混起来以后,他们才纷纷意识到,如果没有真正靠的住的人相互支持,那么做事也好,做官也好,都是难上加难的。



    更别说了,以此时二人的目光看过去,天下这么大,难道还容不下一个公孙珣和一个公孙瓒吗?便是公孙珣心中知晓的更多,那也是隐隐盼着对方撑得更久一点才更好吧?



    而和公孙瓒见过礼以后,公孙珣却又看向了对方身后的一人,不过却不禁挂上了一丝古怪的笑意:“娄圭,你又为何在此处呢?”



    “回禀少君。”一年多不见,这娄圭也蓄起了胡子,显得明显成熟了不少,只见他微微拱手道。“主母听说你要出塞作战,又晓得你身边乏人,而我娄子伯又恰恰善于临阵指画,便将我遣过来在此处候着……”



    听到此话,韩当与程普不禁面面相觑,却也懒得多言,而吕范气度极佳,根本不以为意……至于公孙珣,看在对方那句少君与主母的称呼上,权且原谅对方了。



    “你家的账房。”公孙瓒完全不晓得此人来历,只是碍于义务插了句嘴。“婶娘派人送来的,说是让他帮你管个后勤什么的……我如今也是看出来了,想要做事终究是需要收拢一些人手。”



    “大兄夹带中想来如今也有不少人物了?”公孙珣不禁一怔。



    “我一个军中属吏,哪来的夹带装人?”公孙瓒不以为然道。“不过这一年多确实在燕代一地结识了不少豪杰人物,且等我像你这般带绶佩印以后再行招募。”



    公孙珣连连颔首。



    “不说这些了。”公孙瓒继续说道。“这要塞中我已经给你腾好了,现成的营房,让子衡与义公他们忙活便是,你且轻骑随我去拜会夏公!”



    公孙珣再度颔首不及……话说,夏育的驻地就在宁城,位于代郡与上谷郡的交界处,距离高柳不过数十里路,轻骑前往完全就是一个下午的事情,跟之前在并州往西河送个信都要好几天根本不是一回事。而此时自己刚刚正式被划拨过来,公文什么的且不提,大战在即,总得见见自己的主将吧?



    于是乎,公孙珣不顾辛苦,却是再度启程,随自己族兄去见那持节的护乌桓校尉夏育去了。



    “夏公本部其实也没有多少汉军,不过两千余步骑,加上你那一部,勉强三千汉军。”一路行来,公孙瓒自然免不了沿途讲解风物。



    “这也太少了点吧?”



    “所以说,这次出塞,还是要征召大量乌桓突骑才能成行,而上谷乌桓与辽西乌桓也有些不同,他们生活在塞内,更加汉化,也更加温顺。”



    “准备征召多少呢?”



    “不好说,中枢的命令已经下了,出塞在即,可乌桓人和夏公却还没谈妥,主要是赏赐没有到位的缘故,所以他们现在只愿意出四千突骑,而夏公希望他们能出七千,乃至于九千突骑……”



    “这明显过了,上谷乌桓勉强九千余落,这是出塞攻击战,又不是防守战,一落一骑……”



    “文琪和我想的类似,我估计最终也就是五千乌桓突骑的样子。”



    “不少了……相比较汉军而言,还是有些多了,一旦出塞,这能压得住吗?”



    “我在校尉府接触公文,看夏公的意思很可能还会征调上谷、代郡两郡的精锐郡卒。”



    “多少?”



    “每郡两千。”



    “如此岂不是边防空虚?”



    “都出塞了,还在乎什么边防空虚?”



    “如此倒也是。”



    “……”



    “……”



    “宁城这里,夏公基本上已经能一言九鼎,而幽州刺史刘公也颇为和善,一方面很少过问这边的军务,另一方面钱粮却是一点都不会少的……唯一麻烦的是代郡太守王泽王季道,此人与我们侯太守一起以‘知军务’调来的,但他仗着自己是并州名门,本人是天下名士,三番五次的和夏公别着来。”



    “王泽出身太原王氏,他和他兄长当年靠党人领袖郭林宗的协助才得以扬名天下,如今的局势下他要是能对夏公有好脸色就怪了!”来到宁城城内,公孙珣不禁随自己大兄放缓了速度。



    “谁说不是呢?”公孙瓒也是摇头。“文琪,我与你私下说一声……我虽然只来这位夏公账下区区数日,却也看出了一点门道,此人治兵打仗虽然堪称宿将,但于政争一路,根本不入流……那王泽之事,之前一闹出来我岳父就与我说了根底,但是一直到现在这夏公都还搞不清楚人家为什么跟他对着来呢!”



    “这种人迟早要出祸事!”公孙珣压低声音答道。“打完这一仗,弄个出身后,你我兄弟赶紧离了他才对!”



    “正是如此……前面就是夏公的校尉府了,小心他的亲军义从队长高衡高玄卿,就是那个五短身材的,此人与我有隙,甚至一度拔刀对峙……不过没办法,此人颇有几分勇力,手下又有百十个从渤海跟过来的游侠,你不来之前,我手中无兵,还正愁如何压他一头呢!”



    公孙珣闻言冷笑不语,只见他先把绶印往腰间一藏,然后径直加速打马上前。



    公孙瓒不由失笑,却是慢悠悠的跟在了后面,一直等到前面发生了马匹撞人、争吵,然后自己那位族弟一鞭子抽到了高玄卿脸上以后,他才忙不迭的赶到了现场。



    “所以,”那高衡捂着脸压着火气问道。“这位千石的别部司马便是伯圭兄的族弟了?”



    “然也!”



    “来此处是奉命谒见夏公?”



    “然也!”



    “一时失手撞到了我,然后是我高玄卿仗着人多势众,不识抬举想要讹他?”



    “不是吗?”公孙瓒忽然厉声喝问道,声音震得半条街都听得清清楚楚。“你刚才还想拔刀呢!不知道军中阶级何在?!”



    高衡当然不会说自己一开始没看到对方的印绶,这不是他的脾气,但如此一来,却也无话可说了,只好一时间在围观的军士、吏员的目光下涨的满脸通红。



    看到这一幕,公孙珣心里登时就没了兴趣……一个粗人而已,还以为是什么出色的对手呢?于是便闭口不言,任由公孙瓒在那里发挥。



    “公孙司马。”然而,没过多久,一名军吏就从校尉府中跑出解围,俨然是这个高衡颇得赏识。“将军请你和伯圭一起进去。”



    公孙珣闻言自然无话可说,公孙瓒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悻悻而走,兄弟二人一起下马,直接步入校尉府去了。



    “文琪一表人才,又与伯圭同族,乃是边郡世族之后……既如此,多余的话我就不讲了。”夏育显得格外利索。“朝廷旨意早已到了,一月之后便要兵分三路出塞。届时,田中郎将出云中,以图阻碍战力最强的西部鲜卑来援,然后臧中郎将出雁门,而我则将五千乌桓突骑、六千汉军出高柳,两路皆以骑兵为主,又相距不过百里,可互为奥援,然后直扑弹汗山!到时候,你自己整备好军马,随我大军出塞便是!”



    “喏!”万般心思,此刻都已经被公孙珣抛之脑后了。



    —————————我是无辜的分割线—————————



    “孙坚字文台,吴郡富春人,盖孙武之后也。会稽妖贼许昌起于句章,自称阳明皇帝,与其子韶扇动诸县,众以万数。坚以郡司马募召精勇,得千余人,与州郡合讨破之。是岁,嘉平元年也。刺史臧旻列上功状,诏书除坚监渎丞,数岁徙盱眙丞,又徙下邳丞。熹平末,汉军出塞击鲜卑,以臧旻为将,召坚而往,遂弃官聚豪杰三百趋边塞。臣松之案:‘时,太祖、公孙瓒、程普、韩当、吕范、娄圭俱在军中,复有后汉名臣王泽为代郡守,郭缊为雁门守,汉末豪杰董卓督并州,刘虞督幽州,英雄汇聚,一时称道也。’”——《典略》.燕裴松之注



    ps:上章张歧和赵歧能混了……主要是汉末不仅有张歧也有赵歧,后者更牛一点,印象更深刻一点。抱歉。不过正版的立即就改过来了……希望没影响太多人阅读。



    还有新书群,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加一下,684558115。

    “怎么可能还是邻居?”郭缊强笑道。“虽然士民稍有疲敝,但我汉军终究甲仗锋利,士卒精悍,便是不能一汉当五胡,也能当三胡……而弹汗山就在高柳塞以北三百里处,又有辽西一战的大胜使得鲜卑中部空虚,所以此战终究是我大汉胜面居多,届时以公孙司马的威名,迟早是要高升的。”



    听到这话,捧着酒杯的公孙珣也不由失笑……没错,不管如何,无论是自己的认识还是自家老娘的剖析,都表明这大汉,甚至于随后百年的北地军阀,都能对周围异族保持压制。所以这一仗,便是有些仓促,便是并州这里有些不对味,那想来总体大局上也不至于会有太多闪失的。


    “公孙司马。”才半年的时间而已,郭缊就给人感觉老了三岁一样。“这半年来多谢你体谅我们难处……你将要去幽州,我没什么别的可做的,一杯水酒相送。”



    公孙珣双手接过酒杯,一时苦笑:“郭太守客气了,应该是在我雁门一年多有叨扰。再说了,高柳虽然属于幽州辖治,但距此处不过区区九十里路,又不是什么山高路远的地方,以后咱们依旧是邻居。”


    甚至那‘请托’大宦官王甫为将的田晏,本身也是大汉仅存的一代名将,他和夏育都是凉州三明中段熲的麾下最出色的将领,正如董卓之于张奂一般。而且,不久前公孙珣还得到消息,臧旻那里大概是觉得自己手里没有足够的心腹汉军压阵,竟然把在下邳那边当县丞的故吏,江东猛虎孙坚孙文台给叫来了!


    这……怎么看都没理由输掉吧?


    “尽管讲来。”郭缊不以为意道。

    最起码以公孙珣的理解是输不掉的。故此,他便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就当笑纳了对方的好意。



    而饮完送行酒,回头看了看身后整列完毕,旗帜、铠甲俱皆分明的六七百部属,刚准备动身的公孙珣却又忽然想起一事,便重新回过头来:“郭府君,还有一事想要拜托你。”

    总而言之吧,为了这场‘一劳永逸’的军事行动,在熹平六年的上半年,公孙珣亲眼目睹了整个雁门郡是如何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破败下来的……前期征募民夫造成大量民户逃亡,中期征收粮草使得不少中产之家都跟着破产,后期为了加急完成工程,又有很多官吏、大户人家被牵连治罪。



    一开始的时候,公孙珣还有些隐约舍不得这地方,毕竟是在这里建起了军营,毕竟是在此地招募了大量兵员,毕竟是在雁门有了些人脉和根基,毕竟是每旬都在这里看蹴鞠……但等到了后来,眼看着平城外面的市集渐渐消失,士卒们的比赛也渐渐无人问津,甚至于整个平城都变得灰败下来,他后来根本就是想快速逃离此地!

    监督工程是件异常乏味,甚至是让人有些揪心的工作。


    之前公孙珣在冀州时就曾经感慨过,如果一旦有战事,当地老百姓被征伐徭役的话,不知道有多少民户会因此破产……但那还只是河北,而河北终究算是大汉朝的腹心之地,富庶程度根本不是并州能相提并论的。

    “这本就是我这个太守的职责。”郭缊无奈摇头道。“倒是司马这边,我之前就听人说,你在此地一年,愈发显出仁义之心了。”



    公孙珣也是微微摇头,然后再度躬身行礼,就此正式拜别了郭缊与平城,转身朝着数十里外的高柳塞(后世山西阳高)去了。



    高柳塞与高柳县,并非是一回事,高柳县乃是代郡郡治,而高柳塞则特指紧挨着高柳县的长城要塞,直面鲜卑王庭弹汗山,乃是是幽州最西部的军事重镇。


    话说,从这一点上来看,有汉一代,军事上终究还是不虚的,无论是辽西的郡治阳乐城,还是着代郡的郡治高柳城,都是首当其冲的军事要地,颇有几分郡守守国门的味道。



    公孙珣这边带着六七百人从平城出发,全程都沿着长城内沿行进,由于道路通畅、沿途安全,中间只歇了一晚上,第二日中午就从容到达了高柳塞……而在这里,他居然在迎接自己的人中见到了两个阔别已久的面孔。

阅读覆汉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双小说网(www.buxia.net)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