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八十章 至高的权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无语地看着面前这个倚老卖老的老不死,心中早已大骂特骂。



    若没有老祖发话,你会卖我面子,真是笑话。

    不动声色的安排之下,竟将一国之主视若蓄养的家犬一般,说赶就赶,毫不客气。



    当然,这话若是旁人说的,或许是狂妄无知。



    但他不同,他说这话,就必定是能做到的。


    这就是身为东圣域三教四派之一的邪剑宗的宗主应有的底气。



    漫说是天罗国这样的普通国度,就算是国力比天罗国强大十倍的强国,其国主左幽也是想换就换,其幅员辽阔的疆域左幽也是想占就占,其绵延悠久的国统左幽也是想灭就灭。

    左幽也不反问,只是笑而不语,目光却是变得有点玩味。



    天邪长老说出自己的,也是左幽内心深处的想法,他说:“不管是庄贤,还是天赋优异的谷天羽,活着的时候是本长老的弟子,是我宗难得的天才,但死了以后,就什么也不是了,就变得毫无价值。”



    “谷家的价值就在于出了一个谷天羽,现在天羽已死,他们一点价值都没有,不让他们陪葬都算不错了,焉能为这些没价值的东西,浪费我宗有价值的有生力量,堂堂我宗,何时变得这么心思手软,毫无逻辑了,宗主这是在跟本长老说笑吧。”



    “长老英明,本座刚才所说,实乃戏言耳,无非是想试试长老你是否乱了分寸罢了。”左幽忽然抚掌大笑。



    “这点事能让本长老乱分寸,宗主你未免太小瞧人了。”天邪长老不满地说道。



    “走走,本座为长老设宴,以熄长老雷霆之怒。”左幽一把拉住天邪的衣袖,开口邀请道。



    作为一宗之主,能采用的手段并非只有强压这么简单,特别是对天邪这种又有实力,性子又倔的老家伙,应当是强压为辅,拉拢为主的。



    左幽既为宗主,自是深明此理。



    天邪长老嗯了一声,两人一道返回。



    一场即将爆发的巨大风波终于消弭。



    遗迹之地外界的南海镇西。



    像人邪长老和千羽这样的议论还有很多,不过就算桀骜如天邪长老,也不得不暂时屈从于“小辈的事小辈自行解决”这一各方公认的规则,更何况其他人。



    各方长辈探知情报后,即便已得知杀死己方出众俊杰的凶手,并对凶手恨得咬牙切齿,此时也是无法,只得暂熄怒火,纷纷盘算着如何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在下次遗迹之战,命己方小辈中更强的翘楚人物为其报仇。



    除了天邪宗这种邪派,一般的势力还是守规矩的。



    当然,就算是天邪宗,在明面上也不得不守规矩,暗地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最惨的是波赛国本土势力,别人还敢报仇,他们却是想都不敢想,就算客观上,也没有了报仇的机会,毕竟下次遗迹之战的地点就不会在这了。



    他们因为是波塞国的地头蛇才能参与的。



    下次参与的就会是下一个地点附近的地头蛇势力。



    各方轮番交替。



    这般交替之下,大多数势力只能参与一次在自家附近开辟的遗迹之地,始终有资格参与每次遗迹之战的,唯有灵武学院,以及三教四派中的天才们。



    灵武院一方并没有即可返还。



    倒并非是天色已晚。



    而是遗迹之地竞争激烈,即便是存活下来的人,也大都或轻或重的受到伤势,即便没有受伤,但经过一整月的激烈竞争,众俊杰大都精疲力尽,身心俱疲,加上受伤的人需要疗伤,长老们便决定让归来的战士们在南海镇这个风景秀丽的地方休整三日。



    如此,受伤的疗伤,状态不好的调整状态,就算没什么事的,也大可在游览一下南海镇周遭一带。



    南海镇,顾名思义,是个临海的镇子,而且与其比邻的是东圣域之东的外海。



    在外海的沙滩上游玩可是很难得的,许多内地实力强大的武者穷尽一生也未必有机会在外海的沙滩上游玩。



    天色已晚,夜间灵武院免不了为归来的学员们接风洗尘,居处附近镇内许多酒肆都被包满。



    南海镇本无这么多酒肆的。



    但波塞国为了表示对各方天骄的欢迎,在遗迹之地开启前很久就重建了诸多酒肆客栈以供应需求,若非如此,还安排不下这许多俊杰。



    酒席上详情不必多言,只是楚天发现一道目光一直敬畏地在自己身上看,是位老熟人。



    天罗国天资高绝,地位崇高的,国主大人最宠爱的,给予整个皇室希望的七皇子凌霄云殿下。



    在过往,这凌霄云曾是楚天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但在现在看来,不过是个不值一提的小人物而已。



    尽管这小人物新近突破了四转,有资格参与此次遗迹之战,也改变不了楚天的看法。



    因此,楚天对他没有加以注意。



    以他眼下的身份,对方只要脑袋不被驴踢了,就不会利用其皇子的身份对楚家做什么。



    若做了任何不利于楚家的事,灵武院第一个饶不了他。



    楚天很清楚,这点保护力度,身为学院精英榜榜首的他还是拥有的。



    而且,凌霄云的目光一看就知道不是要做坏事。



    对此楚天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因此,此事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宴席未完,他就匆匆离开酒肆。



    静雪夜间从不多吃,自也陪他回去。



    回去后,楚天和静雪告别,便一头钻入客栈自己的屋内。



    他心里有事。



    刚才场面一直很喧闹。



    待清净下来,他倒是想好好看看,碧涛剑宗宗主无烬临去之前给他的讯息里有什么内容。

    “如此,甚好,甚好。”那声音嘿嘿笑道,又回荡三四次后,方才犹如摸不着的云雾一般渐渐消失。



    “宗主放心,纵然爱徒身死,本长老也绝不会意气用事,舍大我而顾小我,一切都会听从你的吩咐。”天邪煞有其事地向左幽道。


    “你放心,暂且听从左幽的安排,若是无效,老夫也会为你做主。即便东圣域各方有规定,又焉能彻底拘束我辈中人,桀桀。”



    闻言,原本盛怒之下的天邪似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回转身去,向山脉深处老祖所在的方向一抱拳道:“既然老祖这么说,想来必不会亏待于我,老祖放心,我一定会配合左幽宗主,不会再意气行事。”


    此时,为诸多高层,以及无数小辈敬仰的左幽君主俊逸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极为无语的表情。


    不过依然和言语色地道:“长老能牺牲私人情感,顾全大局,这很好。无论是宗门,还是本座,都不会忘记长老今天所做的牺牲的。”


    “对,就是这个谷九阳,本座就让他做天罗国的国主,作为对天羽牺牲的补偿,如何?”左幽脸色平静的安排道。

    好心安慰了一番,他又说:“本座见长老对天羽甚是看重,天羽虽死,本座亦可安排人手进驻天罗国百灵郡谷家驻地,保护其稳定不衰,并给予应有的扶持,使其壮大如何,要不,本座就将那百灵郡的执掌者驱赶,哦不,本座干脆把天罗国的国主也赶走得了,让谷天羽之父,那个叫谷...谷...”



    这时,天邪长老已是接道:“是谷九阳。”

    这道声音听不出来源,又似无所不在,犹如滚滚苍雷一般在天邪和左幽二人耳畔响彻,虽只发出一声,却似响起了三四次一般,久久回荡不止。



    即便天邪性情跋扈,又处于盛怒之下,连左幽这般一宗之主的面子都不卖,但听闻这苍老的声音响起,浑身一个激灵,风驰电掣一般迅疾的,疾飞中的身形戛然而止,只敢略带不满地微微仰起那张老脸,委屈地道:“老祖。”

    天邪长老越过左幽,正待一口气飞出邪剑宗的势力范围时,一道苍老而浑浊,似乎存活了无尽悠久岁月的声音在虚空中响彻。


    那声音道:“天邪,你且留下,这件事听从左幽的安排。”

    这就是屹立于东圣域最顶尖层面的一宗之主的权力了。



    除了底蕴丰厚、屹立好几千年之久的灵武院,执掌地域辽阔、资源丰富的东圣域的,并非那些国力强度不一的大国小国,而是让所有武者都如雷贯耳的三教四派。



    而邪剑宗就名列其中。


    其宗主左幽自然就拥有主宰一方国度生灭的至高权力。



    然而,对他的回话,天邪长老却是嘿嘿笑了两声,道:“宗主大人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吧。”

阅读圣武称尊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双小说网(www.buxia.net)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