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五二零章 不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邵平波:“这事我们不好出面说什么,我会让公主出面的,朝中不少大臣的子弟都在我掌控的太学内,前途系于我手,公主出面,朝堂上应该没什么人会跟我作对,柳儿的安全应该不成问题。”



    “那就好。”邵三省略松了口气,对他来说,他这一辈子已经融入了邵家,他已是邵家核心中的一份子,他的年纪也大了,真的不希望再见到邵家内部出现任何不幸。

    所谓大厦将倾,一旦垮塌那将是瞬间的事情。



    一场碾压似的激战之后,见晋军以排山倒海之势来终结此战,齐国这边看不到了胜利的希望,呼延无恨再也控制不住了局面,许多齐军主动叛逃投降了晋军。



    齐国三大派也控制不住了局面,那些原本受他们控制的齐国修行门派也纷纷找机会降了。


    没了下面那些大大小小的门派助威,齐国三大派自己又有多少力量来面对这惊涛骇浪般的攻势?



    早不降,现在降?那就没了什么谈判的余地,降者得拿出投降的诚意来!

    之前怀疑过晓月阁此去祸福难料,却没想到是这么个下场,而且来的如此之快。



    他也不知是不是该庆幸自己没有跟晓月阁走……



    昊真登上了城墙,远眺,只见四周乌压压一片的晋军,似乎随时能像大海一般将这边给淹没,心中的悲愤之情难以形容。



    他知道齐国完了,呼延无恨也无力回天了,只是曾经做梦也未想到过,齐国居然会终结在他的手上,他竟然会是齐国的亡国之君。



    高品发来的与其说是劝降书,不如说是武力恐吓,若不降,一旦城破,鸡犬不留,屠城!



    见此劝降书,朝堂上一片安静,没人发表任何意见。



    他很清楚,若降,也许性命可保,但此生只怕休想再有自由,只怕要被晋国软禁一辈子。



    而朝堂上的那些官员则不一样,保不住原来的荣华富贵,投降了大官做不了也能捞个小官厮混,至少能保一家平安。



    内心里想投降,又惧于城内城外那六十万人马,这个时候没人敢开口而已。



    城中,皇后邵柳儿正奔波于街头,不惜以皇后之尊到处抛头露面,不敢再穿华服,带着昊真前王妃的两个儿子,犒劳将士,慰问百姓,希望能尽量帮着安抚人心。



    她这个皇后可谓是没好好享受过一天的皇后的荣华,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能有多大的作用,只是在尽力而已,希望能尽力帮上一点忙。



    而退守城内的三大派中枢内,三大派高层则是聚在了一起,在商议降还是不降的问题。



    现在讨论降不降的问题的确是有点晚了,没了什么讨价还价的资格,可三大派之前也不可能降,不逼到这个地步如何会考虑投降的问题。



    晋国那边的态度明确,投降后,可以给他们立足的地盘,但不在晋国占领的西三国境内,而是在原秦地境内。



    晋国明确告知,休整之后挥兵东征,能拿下原秦国地盘,才有地盘划分给他们,拿不下则没有。



    说白了,就是要三大派卖力参与东征。



    这个条件难以接受,也只是放在之前的情况下难以接受,此时呢?



    不接受,要么死战到最后,会是个什么下场可想而知。要么就是现在逃,可逃离这里后又能去哪立足?



    哪个国家能放心收容他们,何况还有晓月阁的前车之鉴。



    ……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燕国皇宫内,大总管田雨快步来到御书房外,却见一名太监被侍卫拖了出来,哭喊着求饶。



    田雨走到御书房门口,向一名侍卫打听了下怎么回事,侍卫告知不知那太监怎么回事就惹怒了陛下。



    田雨沉默,知道自从商朝宗放出陛下乃谋杀宁王的凶手消息后,陛下的心情便极为糟糕,一点小事就会触怒,已经杖毙了好几个太监。



    现在搞得前往侍候的太监个个战战兢兢,见到陛下如同见到鬼门关一般。



    收拾了一下心情入内,见到了地上砸碎的茶盏,还有扔了一地的东西。



    坐在案后的商建雄阴沉着脸,心情的确非常糟糕,他不知道商朝宗是如何知道了真相,商朝宗一放出消息,朝廷这边自然是立马放出消息驳斥。



    心情如此糟糕的原因,不是因商朝宗放出了消息,而是商朝宗屠戮了晓月阁的手段!



    为报父母兄弟之仇,竟这般不顾影响而大开杀戒,商朝宗报仇的决心和意志令他绷紧了心弦。



    这个时候公然点出他是凶手,想干什么?他隐隐感觉哪里有些不对,隐隐让他感到了恐慌,感到了莫名的压力,觉得商朝宗不会无的放矢。



    他很后悔,后悔当初将商朝宗打入天牢时没第一时间给解决掉,以致于成了如今尾大不掉之后患。



    田雨蹑手蹑脚来到他边上,禀报道:“陛下,逍遥宫掌门龙休和灵剑山掌门孟宣也来了。”



    商建雄惊得站起,“他们一个个跑来作甚?”



    不久前,紫金洞掌门宫临策就来了,他特意跑去拜见,谁知宫临策竟然拒绝了见他。



    现在龙休和孟宣又来了,这个时机下,三大派掌门都来了,令他感受到了强烈的不安。



    田雨小心道:“问过了,二位掌门皆说是宫掌门传讯,让他们二位来此一聚。”



    宫临策就是商朝宗背后的靠山,宫临策想干什么?商建雄沉声道:“走!去拜见三位掌门。”



    一排公务房外,负责军务的燕国大司马商永忠在宫内溜达着,闲着没事似的,溜达进了大司空高见成的公务房内。



    “咳咳!”商永忠干咳一声。



    伏案批文的高见成抬头,见是他,笑了,“王爷驾临,可是有什么事吩咐?”结果见到对方使眼色,当即对屋内其他人偏头示意了一下。



    待其他人都退了出去,没外人后,商永忠快步凑到了高见成身边,俯身在他耳边道:“刚刚,三大派掌门到齐了。”



    高见成哦了声,“想是有什么事吧,怎么,王爷莫非想去拜见?”



    商永忠啧了声,看了看四周,低声道:“我说高大人,你装什么糊涂,这个时候三大派掌门突然来到,能有什么好事?连我都看出来了,我不信以高大人的精明能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邵三省略有担忧,“大公子,若商朝宗真能将燕皇取而代之的话,一旦商朝宗整合了整个燕国的力量,对我晋国将来的东征怕是会产生不小的阻力。”



    邵平波呵呵道:“你现在还担心这个?那位和三圣明显已经进入了要最后大决战的地步,他们的胜负才是真正决定天下格局走向的关键。”


    “这也是我奇怪商朝宗为何会在此时选择撕破脸的原因!除非…”踱步来回着,沉吟着,“难道商朝宗能摆平逍遥宫和灵剑山?若真如此的话,商建雄那个皇位怕是保不住了。”



    又摇头,“现在想多了没用,拭目以待吧,我倒要看看商朝宗想唱什么戏!”


    这倒也是,邵三省略点头,忽又叹道:“大公子,齐军已被高品重兵合围,齐国已被高品逼入绝境,已在做最后的困兽之斗,看样子高品已经在准备最后一战,已经在准备毕其功于一役,齐国坚持不了几天了,大小姐那边会不会有危险?”


    邵平波却面露惆怅神色,当年逼妹妹嫁入齐国,如今自己又协助晋国摧毁了齐国,不知那天到来后,该如何面对那个妹妹,再说什么是为妹妹好,还说得过去吗?


    对他来说,齐国已经完了,一场碾压似的激战玩不出什么花招,呼延无恨只剩六十万大军退守齐京内外,已经被高品集结的号称的八百万大军牢牢困在了这里,无路可退,插翅难逃!

    他当年逼邵柳儿嫁入齐国时,也没想到自己最后会丢了北州,也没想到最后会发展成这种局面,除了感叹世事无常之外,也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大军对峙,草坡上端坐马背的罗照登高望远,已经能看到齐国京城的轮廓。

    邵三省:“大公子,您想,晓月阁手上有商镜,商朝宗是不是为了得到商镜才不顾影响对晓月阁动手?如今半个秦国都在商朝宗的手上,商朝宗拿到了商镜,就有了自立称帝的资格。”



    邵平波摇头:“这不可能!秦国占领地的经营尚浅,燕国境内还有紫金洞不少的利益,紫金洞不可能为个根基尚浅的占领地就舍弃燕国境内的利益。这个时候一旦自立,燕国朝廷岂能坐视,而逍遥阁和灵剑山也必然会驱使燕国朝廷发兵吞并紫金洞在燕国境内的地盘。此时的商朝宗为了控制占领地,兵力分散,绝不会选在这个时候自立开战。”

    邵三省听懂了,想想也是,忽道:“商镜?难道这才是对晓月阁动手的真正原因?”


    邵平波偏头,“怎讲?”

    高品操控降者反扑,将齐军逼到这个地步,更是令齐国三大派损失惨重。



    然这死战不降坚持到现在的六十万人马,正是呼延无恨的死忠,也可以说是整个齐国最精锐的人马。



    以八百万之众,将其消灭虽没问题,可面对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六十万齐国精锐,也必然会带给晋军不小的损失,这令高品颇为头疼。


    也是到了这个地步依然僵持的原因,高品传书齐军,命齐国接受失败,命齐国投降!



    而此时面露茫然神色的罗照想的却不是这个,想的是刚收到的消息,晓月阁被商朝宗屠戮一尽!

阅读道君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双小说网(www.buxia.net)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